.......neo-留言板模式

{主啊,今年我的愿望似乎稍微多一点啊}

昨晚和翔应啊渊&尹伊的小道消息(喂)去了教堂听唱诗排练,第一次听,氛围还是满好的,尽管某人后来发来短信分析这天晚上表演不是最佳状态的若干原因(囧)。然后结束了便去翔的家借宿一晚(得到了翔的姑姑的大款待=口=!再次,非常感谢!),写论文。

晚上不睡觉的日子总让人觉得很穿越,从漫展以来就觉得所有的天都因为主观中夜晚的缺失,而连成了一个长长长长的“一天”。这时的感觉就像很小的房子里储存了很多很多的夜,可以像喝水一样慢慢喝掉。

等我写完的时候直接倒床了。

其实对于和别人睡在一起我不是那么安心的,因为我是一个梦极多、容易睡得很不老实的人,说白了就是一个扰眠的祸害……并且我一直觉得如果我有梦游的习惯,现在世界上可能已经发生许多连环误人事件了……
我梦到继续写着论文,梦到椅子转了过来,背后是旁观着的漫画社的纪录片,梦到一种告诉我那叫“真空”的真空,梦到我跟很多人在说话,然后发现即使我离开对话的内容也不会有变化。
在这种很混乱的梦之后我发现我得以保持原来的睡姿躺在原位。我小松了一口气。
极端的时候,我会不断地想着,我害怕和别人睡在一起,因为我无法让别人安宁,也无法控制睡着时的自己。
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也许我都应该一直一个人睡。直到我可以保证让周围的人安宁的那一刻。
不是在小题大做。

凌晨5点时,透过窗帘,我感到外面天亮了。
然而早晨八点当我关下笔记本的盖子时,我感到外面是漆黑而适合睡眠的。
时间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时间创造了达芬奇
但是达芬奇的天才时间表却被后来同样由时间创造的各种制度和教条给撕裂了。


--------------------------------
刚因为和翔说到木板画的事,我去看了一下久违的荒废的原来的博客。
上面的文字和风格让我一瞬间想到
这个学期我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
居然有好些天没有画画了。
低落。
我该回到自己的世界整理一下空间。
再不动笔,就要违背自己的初衷了。
--------------------------------
居然就是圣诞节了明天。
不su。
圣诞节
漫展前阵画的。
是不是又画得太绕了。
  1. 2008/12/24(水) 00:34:29|
  2. 我的观念史
  3. | 引用:0
  4. | 留言:0

{木暮同学,海野同学}

今天在没带眼镜的情况下推了一下镜框……

很多人问过我为什么眼镜是那么带的,“总感觉要掉下来”。
我给过一些不同的回答:

“因为带上拿下很麻烦。”
“因为只是看车牌、黑板和楼梯台阶而已。”
“怕走路时不明物体朝我眼睛飞来,但是又不想让人觉得我时刻都在防着不明物体朝我眼睛飞来。”
“脸上太无聊了放个东西。”

“因为,不是什么都有必要看得那么清楚的。”
“啊…好有哲理啊!”(这是和同系的某同学在KFC时很那啥的对话)

后来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当初为什么会这样带眼镜,才发现前面提到的这些所谓的原因其实都是这样带眼镜之后的结果而已,是结果不知不觉地被当成了原因。

核心的原因大概是,可以达到客观上直视,主观上非直视的效果吧。
也许这也是一个结果?真正的原因我还是忘记了?

-------------------------->带眼镜的不是书呆子就是隐藏人物不是腹黑就是KURURU
-------------------------->半带眼镜的不是伪书呆子就是半隐藏人物不是有良腹黑就是喜欢KURURU

--------------------------------------------------------------------------------------------
外婆生日快乐健康长寿!!!!!!!!!!!!!!!!
家里的一切都要好好的!!!
--------------------------------------------------------------------------------------------
今天和大家一起去吃了饺子……各种!
记得大薛在课上讲过一个学姐写的东西,说是在食堂里吃饺子的人,很多都是单身,吃饺子,一是因为不需要为kiss而对饺子馅忌口,二是因为,有家人的感觉。

我当时心里虽然认为合理但还是不以为然,我一直在一食堂吃饺子时是因为多快好省。
然后今天感觉到了,很冷的天很冷的路很热的餐馆很热的饺子,很戏剧很美好的对比。
-------------------------
漫展过后小松了口气,猛然想起错过了许多友的生日……|||
甚至不敢想那些名字了……暂时卑鄙地放一下罢等我写完论文慢慢赎罪…………………………

……
你们先恨恨我罢OTL……括咩………
--------------------------
我真是服了宿舍这两位了……还有比笑这回事……
一位不断地笑得没头没脑床震顺着晾衣绳传到我这儿,
另一位瞟了她一眼,精确地在她笑完后顺势以同样的方式没头没脑地笑了起来,显示出当仁不让的态势……
俺囧了。


  1. 2008/12/22(月) 00:37:34|
  2. 我的观念史
  3. | 引用:0
  4. | 留言:1

{忽然想到的一个问题}

弄论文弄得有点无底洞,暂时爬出来记一笔。

漫展期间有很多人在展厅的留言本上留言,有赞的,如果有提建议的,多是“多画些中国风格的”这类。

对于这个意见我认为是有一定道理的,很感谢。但同时我的感觉是:
我们的确有很多欧美的风格比如花的李东生的;
也有许多日系风格比如我的一部分座骑的甘凌汤圆的;
但其实并不乏中国风格的,比如很“漫友”的fishxun和很“王国”的小鱼的,我也有些。

也许国风占的比例不是最大的但绝对不算少,但个人的确认为有这样一个问题就是:他们说的国风到底是什么样的呢?古装像翁子扬张旺那样?或是一大堆荷花仙鹤毛笔金鱼像阿阮阿梗那样?
当我们画现代的题材时他们能认出多少能认同多少?
他们辨识出日系和欧美风格的能力是否本身就比辨识国风的能力要强?
当我放出一张日系时别人会觉得赞是否是因为ta认同的其实是“日系元素”而非真正是我的画?
如果我告诉别人,我在画里其实融入的是印度或者什么拉美之类的元素,他们能辨识出来麽?

可能有人会说,观众看不看得出来,首先得看作者有没有明确地表现出这些元素。
我认为这是谬误,只以所谓具象的元素来判断一幅画的精神实质,是谬误。
假如我画的是一张抽象画?
是体会在先,还是分析在先?

以上是借题发挥一下,仍然感谢大家给的建议和意见。
会钻研一下的,但这玩意儿其实真的在画时,刻意不来。
  1. 2008/12/21(日) 12:29:21|
  2. 我的观念史
  3. | 引用:0
  4. | 留言:0

{忠实即先锋}

今天画了这阵子以来的第一张画
不是图,是画。
心里感到很安静了。

现在这个阶段的我,即使喜欢研究些形式,Art for art's sake云云的。然而到自己画画时仍逃不开叙事性。我并不讨厌这种逃不开,至少现在暂时不讨厌。

它们是我拐来绕去和晦涩的思维方式的缩写。我尽量使它们非常非常直白,以暂时能从别人的一些理解中获得一些所谓的安慰。我浪费了一些时间,验证了一个想法是错的,我画俗气的图的截止期又向后苟延残喘了许多,这让我又浪费了一些时间去感到压抑,并在压抑中莫名地忽然沉迷于,或说下意识画出许多圆形,虽然和弥生圆没什么关系。
这不会维持很久,我不知道自己会向哪个方向发展,不过这次的应酬之后,我不会再做做到腻的事。

我也还没到达“我的意义”上的那个“我的时代”,还有太多要学的。
同时发现现在感性和理性成分的分配,似乎在与我的专业课思维要求发生一些局部的错位。

叙事性又怎样,当艺术开始新一轮循环时,它也将成为先锋——去你的先锋
忠实即先锋。
--------------------
心情好,去睡觉~

  1. 2008/12/09(火) 03:34:05|
  2. 我的观念史
  3. | 引用:0
  4. | 留言:0

{一个研究}

一个死人如果每天早睡,拒绝可口可乐,不用高露洁,TA会不会猝活?
---------------------------------------------------
这个学期因为这那的事不断通宵熬夜之后又不断地看到各种关于“晚睡早*”的报道,于是胆战心惊的某人(是啊我就是这种人了)在胆战心惊地从凌晨4点睡提前到凌晨3点睡后,还谆谆告诫般地跑去提醒别人早睡,比如杀杀和宅腐一身的翔同学,结果她们在对话框里留下如=口=|||这样的反应后,估计还是继续人在江湖。

老罗说,如果他是年轻人他这个时候要拼搏他就不爱惜身体,每天只午睡一小会儿——好奢侈,美院的学生忙起来一个星期能睡他的那个“一小会儿”就不错了,就看过个建筑的学妹,一个星期没上过她的床。

时装系的几个朋友之间流传着个比喻:“跟打了鸡血似的”,以形容精神亢奋。但是今天听到休息不足而发烧的翔同学说到这句话时,我脑中比以往还强烈地,闪回着人力大工业生产的画面。毕竟大家平时并不是总能为了自己想做的事而忙,所以这个漫展让本来就疲劳的大家,还是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

豆瓣小组:设计导致过劳*

但设计,或建筑,或别的电影动画什么的,毕竟是创造性的东西,不会像机械的工业生产那样让人感到悲哀和不值——如果能像克莱因那样活着,谁会计较呢?

然而在那之前,保重身体。
出师未捷身先*的感觉,想想就觉得很讨厌。
------------------------------------------
最近胃癌呈年轻化趋势发展,晚睡及生活饮食不规律成为年轻人患胃癌的主要原因。

=口=|||

------------------------------------------
看着宿舍的人在玩模拟人生,兴致勃勃地沉静在一个比自己现实生活有成就感和充实的角色世界里,我有时会希望我周围的是那些奇形怪状角色,而不是这些边玩边跺脚的人。
还有就是她们玩时的对话,我和另一个不玩的人,时常无法分清她们是在对谁说,以及说的是哪个世界的事。

那游戏成功过度了!
  1. 2008/12/08(月) 21:48:20|
  2. 我的观念史
  3. | 引用:0
  4. | 留言:0
下一页

x-file

吾兮

Author:吾兮
高智商未遂,自助中

i say

暂无。

branches

未分類 (15)
我的观念史 (7)
动态解剖 (11)
独白代理人 (15)
秘密新闻 (3)
可能是画 (1)
明日新闻 (1)

maybe new

you say

HIT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马格利特巫师的占卜+

ブログパーツ『おみくじ』:http://flash-scope.com/

+异世界动物[可用鼠标摸摸它们]+

+Noyee的小鱼+

ぼくの金魚鉢

soxi

LOOKING FOR

搜尋欄